逆战飓风|逆战超级qq会员官网|
27

2019-05

大山里筑桥的90后

新闻来源: 中国中铁四局集团 浏?#26469;?#25968;:时间:2019-05-27

采写|王茸

图片|王峥

通过几百米的大桥,乘火车只要十几秒时间,筑桥人却要在此付出数余年的辛劳。

在连接中国与老挝的玉磨铁路上,832.2米的元江特大桥位于云南省元江县内,是全线施工难?#33592;?#22823;的桥梁之一。从2016年开工,到预计2020年竣工,负责技术工作的许小龙要在这里度过四年多的光阴。

\

(许小龙,90后,一分部副总工)

技术工作,最重要也最辛苦

刚来项目时,摆在许小龙和同事面前的,除了一片荒山和几张图纸,几乎一无所有。工地选址只知道大概范围,更不用说具体的选线和桥墩位置了。「我们也是摸不着头脑」,时任工程部长的许小龙实话实说。

\

(建设中的元江特大桥)

桥梁建设对精度要求很高,勘?#25509;?#27979;量工作是重中之重,元江特大桥亦是如此。以设计高度154米的3号桥墩为例,这个世界第一高墩相当于54层楼的高度,?#35789;?#22697;底只有一公分的偏差,墩顶也会产生十多公分的巨大误差。假设这种情况真的发生,整个桥墩只能推倒重来。再加?#31995;?#22320;地质破碎,地下有煤层和瓦斯,技术工作比想象中难做。

还记得刚来的时候,山高路窄杂草丛生,每次开车上山时,没有一个人敢坐在靠悬崖的一侧,「感觉心里很虚,很吓人」。当然,更多地方是没有路的,需要大家用双腿跑出勘探结果来。

\

很多人对云南的印象是四?#25937;绱海?#20294;元江县四?#25937;?#22799;。从四月开始,这里已经出现?#20013;?#20960;天的40℃天气,冬季温?#33592;?#20302;时也很可能在穿半袖。为了避开高温,大家会在五点多天蒙蒙亮时出发,带着勘探工具、一天的吃喝和开路用的柴刀,晚上工作到实在看不见了,或者仪器没有电了再返回。

\

那一年有两三个小伙子都在六七月份中暑住院。「我们去医院看望的时候,临床的当地人说,你们这个还算好的,在我们元江县每年都有高温伤亡的。」

\

技术工作最大的特点就是贯穿始终,因此施工开始后许小龙的工作量有增无减。质量、安全、进度,每个方面的把控都要求技术人员24小时待命。在桥梁两端隧道施工时,他感觉时间实在不够用,干脆就搬到隧道口住了大半个月,白天晚上守在现场。

「技术这个东西绝对?#33618;?#20551;以人手,必须亲历亲为。」很多事情许小龙习惯做?#22870;椋?#23567;到拿卷尺量一个数据,也会收起来后再量一次。「如果心里有一丝怀疑,?#19994;?#22825;晚上睡不着觉。」

\

那段时间许小龙比现在要胖。「压力大的时候会吃很多,加上作息不规律。」他解释说, 「后来有刻意?#22303;叮?#22240;为体检?#33756;?#25105;心律不齐,老熬夜?#35805;?#27861;。」

熬夜是没有办法的选择,很多工作都要靠早晚完成。一方面,过高的温度会影响混凝土浇筑,直接有损桥墩质量。另一方面,正午前后长时间暴晒,人的身体也受不了,「像钢筋什么的,拿在手里它都是烫手的,根本拿不住。」

「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能打倒我了。」

对许小龙而言,工作以来最宝贵的一段经历是在新疆哈密。

从学校毕业后,他与在校时相恋现已结婚的妻子先后去了兰新线项目。那是一个百里无人区,茫茫戈壁滩。「我们去的第一年,除了人以外没见过其他任何生物,植物都没有。到了第二年以后,才有?#26434;?#21644;老鼠出现。」常年200天7级以上的大风,太阳毒得把人晒到全身脱皮,没有网络也没有娱乐,有的只是与世隔绝的寂寥。

比环境更熬人的是精神压力?#22909;?#20160;么经验,很多事情不知道如何去做,一边渴望做好,一边又想逃避,时刻都在焦虑。「那时候电话铃一响,?#21496;?#24212;激抖一下,非常不想看电话。」

一年多的时间里,他不断自我否定,再自我重建。「我会?#39318;約海?#20320;以后会不会再遇到这种困难?以后遇?#20132;?#26159;要?#20248;?#21527;?你才23岁,如果现在逃避了,以后你的人生会一路逃避。你一辈子也就是这种水平。」

\

慢慢地,他开?#21363;优?#20154;的认可中?#19994;?#24037;作的价值,戈壁?#37096;?#36215;?#27492;?#20046;也?#33618;?#20040;荒凉了。「新疆的天特别蓝,晚上你看着那个夜空,就像一个蓝宝石,天上的?#20999;?#20320;就感觉你伸手都能触碰得到。」他感觉,人生在那里得到了升华。

「有一?#25373;?#22312;工地上站在很高的地方,看着天空,看着我们那片工地,我心里暗暗对自己说?#21496;洌?#25105;觉得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能打倒我了。」

- - -

从西北的兰新铁路,到东南的南龙铁路,再到西南边陲的玉磨铁路,九年间许小龙和妻子一路漂泊辗转,却一直没时间乘车走一次自己修通的铁路。

这是每个工程人的愿望,但他的想法有点不同。「我?#26377;?#38376;出来坐哪一趟火车到的新疆哈密,我要再坐一趟,第一顿饭在哪个?#26500;?#21507;的,我要再吃一遍。」他想,自己可能会带着儿子一起去。「你看,爸爸当时就在这个宾馆住着,这块有什么?#20843;祝?#36825;块有什么好吃的。爸爸当时特别辛苦,每次想吃东西都会来这边。」

\

现在,许小龙的儿子快要两岁了,元江特大桥的桥墩也在一天天拔高,「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天天在成长一样,感觉特别的欣慰,特别的满足。」

上一篇:孟加拉铁路项目的海归高材生
下一篇:最后一页
返回
“青春?#21335;?#20826; 建功新时代”纪念五四运动一百周年

重走青藏线

第六届企业文化节

农民工专题

集团网群
推荐阅读
更多